幸运飞艇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知識之窗 > 養生與哲理

安魂記
【信息來源:admin【信息時間:2014-05-05 08:41  閱讀次數: 】【字號 】【我要打印】【關閉

?
?  這是一個無辜的老人病故后被強行囤放于村邊橋頭上,其間又經歷了狗扒人盜,歷經幾年才得以安葬的故事;這是一個家族矛盾差點“刀槍相見”、多年上訪而最終被化解的故事;這是一個鄉干部進駐村莊了解情況,用“法”、“情”、“理”解決糾紛的故事。時間雖已過去了20多年,但這帶有幾分腥風、幾分戲劇性的故事仿佛就發生在昨天。

  受命

  1986年7月,我從鄭州大學政治系84級干修班畢業歸來,被分配到民權縣西店鄉任鄉長。第一個黨政聯席會,是研究加快夏糧征收問題。那時,雖然農村實行生產責任制初步解放了生產力,農民的溫飽問題得到了基本解決,但數百年來農民交納“皇糧”、“國稅”的制度沒有改變,特別是“鄉統籌”、“村提留”以及各種公益事業資金的籌措都要通過夏糧征購來完成。“催糧派款”就是當時縣鄉政府主導任務的生動描述。

  分包東南片的鄉黨委委員、武裝部長李原起匯報了一個令人震驚的信息,章樓村委會下轄三個自然村,在全鄉入庫進度已完成三分之二的情況下,章樓村還沒有一斤糧食入庫。原因是村支書章義木暗中支持村民抗糧,理由是該村村民柳廣賢和柳廣惠兄弟兩家已連續三年未交公糧,這兩個難纏戶影響了大家交糧的積極性。柳廣賢、柳廣惠兄弟不交糧的理由是,其父三年前病故,章義木仗勢欺人,把其父尸體強行拋在村邊的橋頭上,柳家兄弟多次到縣鄉上訪,至今未果。他們發誓安葬不了老父親,非但公糧不交,什么義務也不會承擔,并早晚會血濺章樓。

  聽完此情,大家面面相覷,都說不好辦。其實,事情的原委,全鄉已婦孺皆知,鄉干部都心如明鏡。鄉黨委書記陳敬堂打破沉寂說:“我提個建議吧,石鄉長剛從河南最高學府進修歸來,不如帶幾個人進駐章樓村,這一次把問題徹底解決,我們等候好消息。”?????

  陳敬堂的“任命”事前沒有找我談,我更不知這“水”究竟有多深,可“老一”點將了,也只好默認。

  事因

  我選了鄉主管政法工作的副書記許仲德,人武部部長、東南片片長李原起和鄉派出所一名副所長組成了五人工作組,各自帶上被單和洗漱用具,當天便進入了章樓村開展工作。

  按照擬定的工作方略,工作組只字不提交納公糧事宜,而直奔主題,圍繞柳廣賢父親喪葬一事展開調查。我們首先找到了50來歲的章義木。章義木同我們寒暄后,又讓煙,又倒水。我們說明來意后,章義木顯得義憤填膺,傾訴他們村村民不交公糧的苦衷。他說,柳廣賢、柳廣惠這兄弟倆不孝順,還偷雞摸狗,就連地里的莊稼也偷,對婦女也多有不規,村鄰們見了他們就像見了瘟神一樣躲開。

  三年前,他爹死了,本該埋在他家的自留地或承包田里,可他偏偏要埋在章家的承包田里,說這里是他家的祖墳地,風水好。他要埋,章家不同意,可他硬碰硬地去埋,章家這個大家族,能容忍他這種蠻橫嗎?結果人沒有埋掉,他就成年去告狀。因為他這個上訪戶,鄉里也多次挨了縣里的批評。連續三年了,他們公糧不交,攤糧派款、挖河修路的義務不承擔。這個事情我們到鄉里反映過多次,領導也來過多次,也把柳廣賢拘留過,但關兩天就又放了,問題到現在也沒解決。這不,村民們都與他攀比,柳廣賢兄弟不補交公糧大家都不交,我也做不通村民的工作。當問及柳廣賢父親遺體怎么解決這一焦點問題時,章義木斬釘截鐵地說:“他有自留地有責任田,想埋到章家地里,沒門!”

  第一眼見到柳廣賢時,他的相貌超出了我的想象。原以為會是一個尖嘴猴腮、五官不端的他,竟是一個面皮白凈、衣著整齊,說話慢條斯理,舉止文雅,長年的辛勞負重,把背壓到了深度駝。圍繞父親的喪葬,柳廣賢泣述了三年的恨與淚。“柳家在章樓村孤門獨戶,只有俺和廣惠兄弟倆,下分別有一兒一女,在農村戶單人少就被欺。特別是章家大戶,仗著是村干部,表兄弟在縣公安局當官,幾乎把我們欺負得無立足之地,村民們誰與我們家來往,他們就去找人家的事,弄得村里人連跟我們說話都不敢。走在路上碰到章家人,我們要靠在路邊上走,不然會招罵,小孩子上學見了章家的人,像老鼠見貓一樣,老遠就要躲開,就這,時不時還會挨打。

  三年前,父親病故,按這兒的規矩,都要埋到老墳地里,可俺家的老墳在章義木弟弟章義田的地里,俺們托人帶上煙酒說和,就是說不通。老爺子臨終千叮嚀萬囑咐要求埋在老墳地里,為了實現他老人家這個夙愿,我們只好硬著頭皮埋。可是當把父親的靈柩抬到村外的橋頭時,村支書親自領著章家一二百人硬是把棺木阻攔在橋頭。棺木路途落地是很不吉利的,但面對這種情況我們無奈呀。”說到這里柳廣賢大哭不止。平靜下來后,他接著說,就這樣,父親的靈柩被迫堆在橋頭上,封了一些泥土放在那里。近三年來,我們多次到縣鄉上訪,縣法院、縣委政法委都來了人,有的還出了文書,可章家有權有勢,還是沒能解決。這中間,棺木被人打開過,狗也拉過,老人家的尸骨肯定早就不全了。為這個事,我們跑斷了腿,還是不能使父親安息。“我們活著已經沒有什么意思,早晚與他們同歸于盡。”我們問柳廣賢現在有何要求時,柳廣賢說,還能有什么高要求呀,能把父親埋到老墳地里,死去的、活著的就都心安了!

  較量

  工作組又大范圍走訪了章樓村的各姓群眾,大家議論紛紛,有說柳家的人難纏,為人差;有說章家太霸道,做事太絕;更有說,政府不作為。走訪中更深地了解到柳廣賢兄弟為葬父親與章家抗爭較量的故事,更為之震撼和富有演繹性。

  柳老先生靈柩被迫落棺橋頭后,柳家只好臨時從小河邊取土把棺木就地圈起來。幾個月后,尸體腐爛的臭味開始散發,下田耕作的村民多繞道而行,為掩蓋尸臭,柳家又給棺木加厚了一層土。第二年夏季,一場大雨過后,柳廣賢家人發現父親的棺木被掏開一個洞,幾只犬在墳前扒來刨去,再看河邊,幾根白骨被拋撒在河坡上,幾縷衣服的碎片掛在河沿的野藤上,細細確認,那正是老人家入殮時的壽衣。悲慟欲絕的柳廣賢一邊喊來家人運土加厚墳墓,一邊把那拋撒的白骨及壽衣碎片裝在一個袋子里提回家。當夜,柳廣賢手提尸骨袋并帶上一根繩子來到章義田的大門口,將尸骨袋掛在門鼻上,把繩子系在門上梁,他要同父親一起死在章家門口。柳廣賢把動靜弄得很大,引起了村犬的群吠。響聲驚醒了章義田和家人,打開大門看到這一幕,章義田和柳廣賢扭打在一起,聞訊趕來的村民死拉活勸把柳廣賢勸回了家,這尋短鬧劇才得以告終。

  受此打擊,柳廣賢、柳廣惠商議,自己確實沒有能力完成父親遺愿了。從此,兄弟二人輪番踏上漫漫上訪路。縣委政法委、法院、公安局、民政局、鄉司法所都先后到章樓村調查了解,力求找個雙方接受的方案,但不是柳家不同意,就是章家不答應,有時雙方都不同意。縣鄉部門的工作人員感到問題棘手,所以也不想再過問此事。因柳家上訪問題,柳廣賢還被拘留過一次。

  轉眼兩年過去了,官方仍解決不了問題。柳家兄弟商議,老人家已暴尸兩年不得安息,春節前務必把這個事辦了,不然,后代們就永遠抬不起頭來。用什么辦法呢?他們苦思冥想,只有戰勝了章家的人多勢眾,把父親葬在老墳地里的事情才有可能。柳廣賢像是經過深思熟慮,對弟弟柳廣惠說,你的女兒小菊已到婚配年齡,離我們十多里遠有一個睢州齊堂,那是一個大集鎮,全鎮2000多人幾乎都姓齊,并且都是血脈一族。更重要的是,該村老幼皆習武術,擒拿格斗以一當十,不如把小菊下嫁到齊堂,他們定會幫我們雪恥。小菊剛滿19歲,身材高挑,水靈漂亮,經人介紹,很快與齊堂一村干部的大戶人家的兒子舉辦了婚禮。

  齊家沒有辜負柳家的厚望,先禮后兵,派使者去章樓商議,遭到回絕。齊家隨即派人去章樓下戰書踏平章樓。消息不脛而走,有人提出報警,章義木予以制止,并緊急召集族人開會,大家表示要與齊堂血戰到底。當年農歷臘月十六,這是一個民間難得的黃道吉日,齊堂村200多名武士身穿練武制服,手持大刀、三截棍、九節鞭、白蠟桿等器具,進駐章樓。武術隊護送著柳家準備好的一副新棺木,耀武揚威地來到橋頭時,他們驚呆了,小河邊、樹叢和土堆旁埋伏著100多名青壯年,他們有的手持獵槍,有的拿著木棍封鎖了道路。這時有人喊話說:“你們膽敢向前,我們決不客氣。”話剛落,有人朝天鳴槍警告。雙方對峙良久,齊堂武術隊緊急商議,好漢不吃眼前虧,于是,決定收兵從長計議。

  安魂

  工作組五天的奔波走訪,弄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,掌握到了柳老先生喪葬事件的民心民意,在走訪和征求縣有關部門意見的基礎上,理出了解決這一問題的思路。工作組綜合分析認為,章、柳雙方目前雖然情緒仍然對立,互不妥協,但內心深處已顯現出空虛和脆弱,三年的精氣神耗盡,矛盾對立造成干群之間、鄰里之間多有不和,生活生產蒙受了重大損失,爭斗在“法”的邊緣上碰來撞去,隨時有觸犯到刑律的危險。目前雙方相互妥協一步,促使問題解決已到了最好的時機。在方法上,工作組把“情”“理”“法”的參數調解運用到了最好的程度。

  深入一個“情”字。即要求雙方換位思考,將心比心。父母歸天安葬,作為一個家庭來講,沒有比這更重大了。柳家即使人緣不好,禮數不周,章家也應退避三舍,容其安葬;而作為柳家,工作沒有做好就強行而為,從而形成對立,應反思之。

  重在一個“理”字。俗話說,公交論理、私交論情,民心有秤。章家在柳家抬棺將要入殮的情況下,強行阻攔,使棺木落地造成大忌,此失“天理”;棺木堆放于橋頭之上,尸臭彌漫,對群眾造成了直接傷害,此失“常理”;身為村干部,應千方百計為村民服務,特別是弱勢群體,而章家卻反其道而行之,此失“公理”。作為柳家,不顧老墳已非自己土地使用權的現實,協商不好而強為之,此失“情理”;在溝通無果的情況下,本可以葬在自家責任田或自留地,而一味信奉什么“風水”說教,此失“俗理”;無論主觀上意愿如何,客觀上把老人魂懸曠野而不得安息,有失“孝理”。要求雙方反思。三失其理,當懺悔之。

  突出一個“法”字。工作組一針見血地指出,章家組織眾多族人強行攔棺而使對方被迫囤于橋頭,客觀上已造成尋釁滋事;死者棺材被打開以致群犬侵犯,無論是誰所為,已造成人身侮辱;購買獵槍布陣弄武,險些釀成大禍,說是自衛,實則構成私藏槍支。作為柳家,在公安部門沒有破案就到章家私宅尋死覓活,已造成私闖民宅和侮辱他人;為葬老人嫁女武術村,聚眾滋事險闖大禍,嫁女合情,行為違法。雙方均有“踐法”之處,當深省之。

  經過反復動之以情、曉之以理的工作,章、柳雙方態度由暴到緩,且流露出悔心。工作組看到火候已到便拿出了調解意見,以簡單對復雜:柳老先生重新整理入殮,葬入自己老墳,即章家承包田內;柳家響應殯葬新俗、深埋不留墳頭,可植一棵樹作為今后祭奠標志;葬禮定于柳老先生逝世三周年紀念日——7月29日;7月28日晚以村委會名義請一場電影,章、柳雙方摒棄前嫌,握手言和。

  7月28日晚飯后,那是個出乎人們意料的晚上。電影開映之前,章義木、柳廣賢對著麥克風,當著全村父老鄉親的面分別作了自我批評。

  次日,柳家安葬儀式如期進行,全村人都去幫忙!

  三天后,章樓村夏糧征購任務超額完成!

  七天后,章樓村40多條無證獵槍被自覺交到了西店派出所!

?

幸运飞艇 宝盈娱乐平台 aa国际动漫怎么样 领航pk10计划软件下载 腾讯分分彩龙虎技巧有哪些 赛车北京pk10网站 11选5追号全天计划 牌九至尊官网下载 聚宝盆计划软件官网下载 重庆时时彩苹果版免费 西安乐翻天户外可靠吗